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留有余地

 
 
 

日志

 
 

第417篇 凝固的记忆——汉口巷子  

2015-10-31 11:16:15|  分类: 游记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417篇 凝固的记忆——汉口巷子 - 曾庆伟 - 留有余地

                            汉口人的街巷生活        资料图片

        一个土生土长、上了年岁的老武汉人,有哪个不会在心里存有一份对老巷子的温暖记忆呢?

不少人文学者论及武汉的本土文化,总是会说这座城市的地方文化的主流形式,是市俗味道十足的码头文化。如果要寻找武汉码头文化具向表达的集中展示,我以为最为简单有效的方法,就是去察访武汉尤其是那些汉口现今尤存且数量越来越少的老街、老巷、老里份。

相对而言,汉口的老巷子比汉口的老街、老里份的市井文化味道更为浓厚。

武汉三镇都有老巷子,但汉口老巷子的数量比武昌、汉阳的老巷子要多,而且汉口老巷子比武昌、汉阳的老巷子的市井文化元素更丰富。

在武汉三镇整体城市的形成历史上,汉口较汉阳和武昌为晚。

明宪宗成化二年(公元1466年),汉水改道由龟山北麓注入长江,汉口始形成市集。汉水因经集家嘴注入长江,成为汉江流入长江之口,“汉口镇”之名的来历缘自于此。从明成化年间汉口地块的诞生,到万历年间形成商埠,再到明末清初时汉口镇的声名鹊起,在不算长的一段时间里,汉口镇迅速崛起成为与广东佛山镇、江西景德镇、河南朱仙镇齐名的四大名镇之一。汉江的舟楫之利,促进了汉口镇大建成码头带来的繁荣与昌盛,从古至今,汉口都是汉江流入长江之前最后一个码头也是最大的码头。

早年汉口码头的繁盛,近代文献中所记颇丰。据1920年出版的《夏口县志》所载,清人潘耒和吴淇各写了一首题为《汉口》的诗,其内容有异曲同工之妙,两首诗都细仔地描绘了汉口的繁华。潘耒说:“汉口通江水势斜,兵尘过后转繁华。朱甍十里山光掩,画鹚千檀水道遮。北货南珍藏作窟,吴商蜀客到如家。笑余物外无营者,也泊空滩宿浪花。”吴淇说:“雄镇曾闻夏口名,河山百战未全更。竞流汉水趋江水,夹岸吴城对楚城。十里帆樯依市立,万家灯火彻宵明。梁园思客偏多感,直北沧茫是帝京。”

汉江货运业务的高度发达,催生了汉口作为中转之地码头经济的高度繁荣。至1920年代,汉口已是码头林立,西从宗关水厂始,东至汉江流入长江的集家嘴龙王庙止,沿河上诸如宗关取水码头、宝庆码头、永宁巷码头、集家嘴码头,运送各种货物的专用码头一个挨着一个,在很长一段时期,码头,是汉口人的经济活动中心。

汉口码头的发展与繁荣,催生了汉口巷子的诞生与发展。汉江码头与汉口巷子可以说是同呼吸,共命运相依为命的二元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在码头上工作的人在巷子里居住,在巷子里居住的人在码头上工作。

即令现在,如果我们对汉口的“道”、“街”、“路”、“里”、“巷”地名的命名加以考察就会发现,密如蛛网的汉口各“道”、“街”、“路”、“里”、“巷”的命名,看似繁杂,其实有章可循。

这些“道”、“街”、“路”、“里”、“巷”的命名是以自西向东流经汉口的汉江为参照物的。

凡是叫“道”、“街”的,都与汉江呈平形状,比如中山大道、解放大道、建设大道、发展大道等,都是东西向且与汉江平形。又比如汉正街、汉中街、长堤街、顺道街也是东西向排列,且与汉江平形。

凡是叫“路”、“里”、“巷”的,均与汉江,与“道”、“街”成垂直状,比如利济路、友谊路、崇仁路、航空路都呈南北向排列。

汉口最早的规划格局,总体是沿汉江铺排,先东西而后南北。“道”、“街”是汉口的经线,“路”、“里”、“巷”是汉口的纬经。整个汉口镇正是由经线与纬线织就的一个密密麻麻的城池。

从时间上看,“巷”最早出现于明朝中叶。“里”最早出现于汉口开埠之后的晚清至上世纪二、三十年代,“路”则少数出现在民国时期,多数出现于建国之后。

作为居民的生活空间,巷子人口稠密程度比“路”、“里”要大得多。显然,汉口巷子居民衣食住行的生活形态涵盖了“路”和“里”居民的生活形态。

从空间上看,汉口老巷子都集中在西起宗关,东至江汉关,南至沿河大道、北至中山大道这片区域内,而且汉口每条巷子与汉江上各个码头的距离都不算远。

在相当长的一个历史时期,巷子,是汉口人衣食起居的生活中心。总结起来,汉口老巷子具有“外部与码头相接,总体韵律协调,街道绿化相怡,巷内围合宁静,屋舍标准多样,室内冬冷夏热,邻里关系密切,市井文化浓厚”的特点。

如果以生活情趣内容的丰富性而论,巷子居民比里份或者里弄居民的生活情趣内容不知要丰富多少!

汉口老巷子给居住过的老武汉人留下的温暖记忆,一是天下一绝的酷暑盛夏露天睡觉的竹床阵;二是是巷子里的吃食实在是太丰富了。而大量建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的里弄,虽然屋子也外连着商铺,是前面开店后面住人的格局,但里弄内一般不设吃食摊或小吃店、餐馆。里弄人家如想吃点什么,总得要走上不算短的一段路程。而巷子居民想吃点什么就方便多了。哪一条巷子,都不乏有做小吃的摊点、排档或者餐馆。小巷人家吃小吃或上餐馆,足不出巷,即能满足口腹之欲。

久而久之武汉就有一句老话流行于坊间:好吃食都在巷子里。

近代有许多文献对巷子的吃食有确切的记载。清道光时期的叶调元在《汉口竹枝词》中记道:“芝麻馓子叫凄凉,巷口鸣锣卖小糖;水饺汤圆猪血担,深夜还有满街梆。”描绘了一幅清中期小巷人生活的市井图,现在读来仍让人感到无比亲切。世代居住于汉口巷子的武汉居民,汉口巷子的汉味生活,凝固成了挥之不去的温暖记忆。

近些年来,随着武汉城市的大开发大改造,汉口老巷子的数量在拆迁中急剧减少。汉口巷子的许多吃食,在失去了巷子这个独特的环境之后,也与现代人的生活渐行渐远,有许多当时巷子的普通吃食几近失传,巷子里好吃食物的特殊味道,只能存留在上了年岁的老武汉 的记忆深处。

其实,这也不是武汉独有的个别现象,外地的重庆、成都、北京、天津、南京等各个城市与武汉的情形相差无几。只是外地的有些城市,更早意识到地方民俗文化的独有价值,先后将当地民间小吃与地方曲艺在一条街上糅合成一个整体集中展现,成为一个城市的文化名片。比如成都的锦里、重庆的洪崖洞、南京的秦淮河、天津的津门故里等小吃街为代表,都成为了享誉国内外的城市小吃聚集区,推广了地方小吃品牌,展示了地方文化魅力,成为广大游客趋之若鹜的美食景区。

显然武汉的步子迈得比上述城市慢了一步,但毕竟已然迈出了可喜的一大步。武汉艳阳天商贸发展有限公司率先在汉口将武汉艳阳天酒家宝丰路店一楼幻变成具有清末民初风韵的酒肆,将民间曲艺表演与传统吃食融为一体,是为“汉口巷子”。

对于一座历史文化厚重的城市,“汉口巷子”的扬帆起步,对于传承地方化,弘扬荆楚饮食文明,善莫大焉。

“汉口巷子”里那些带着历史温度的小吃与菜品,毫无疑问会让“汉口巷子”成为老武汉人的美食寻根之地,新武汉人的美食见识之地,外地游客的美食尝鲜之地,。

“好吃食都在巷子里”,“汉口巷子”将为武汉的这句老话作现实的最好诠释。

 

  评论这张
 
阅读(5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