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留有余地

 
 
 

日志

 
 

第399篇 乐当“齐白石”  

2015-07-06 11:19:15|  分类: 三楚谈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乐当“齐白石”

   ——《餐桌上的记忆》后记

第399篇 乐当“齐白石” - 曾庆伟 - 留有余地
                                资料照片  

 我曾在拙著《楚天谈吃》后记中说过,《楚天谈吃》只是我写饮食随笔的开始,写饮食随笔的工作日后还将继续。这本《餐桌上的记忆》正是我两年间写下的饮食随笔篇什的结集。随着这本书的付梓,也算是兑现了我在《楚天谈吃》后记中给读者许下的诺言了。

记不清楚是前些时日的哪一天,我与30年前相识的一拨老文青们聚会,餐桌上有位著作等身的作家朋友起身给我敬酒说:“衷心祝贺庆伟兄混成了‘齐白石’(吃白食,武汉方言把‘吃’念‘’音)了,在武汉上高档餐馆吃饭不要钱——岔的。”

嘿,这话说得调侃意味浓厚,似乎不太中听,但朋友说的却是实情。

仔细想想,一年365天,我大概有300天在各个餐馆酒肆流连,哪一餐不是面对着再怎么努力也吃不完的一大桌菜肴?更重要的是,吃了这么多的席面,又有哪一次是自己掏腰包买的单?说句大实话,如果真要自掏腰包去吃那么多次餐馆,吃那么多高大上的菜肴,一餐饭动辄花费超过千块,最贵的时候上万,这样一算,我至少该破产10次都不止了。

能够经常当“齐白石”我也不是没有缘由。

两年前,我与几位同仁共同创办了一份覆盖餐饮行业全产业链的行业杂志——《色香味商情》,百花文艺出版社去年出版了我的饮食随笔集《楚天谈吃》,之后,我被媒体冠以美食评论家的面目经常出现于公众视野,我的美食编辑职业选择,让我一步踏入了餐饮行业的圈子,而且因工作需要成为了一名职业好吃佬。由是,到各种类型的餐厅酒楼试菜考察,成为我日常工作的内容之一。也从那时开始,我的生活与我的工作扭成了一根天津大麻花,工作即是生活,生活即是工作,甚至连我自己都分不清到餐馆去吃饭,到底是为了生活之需还是为了工作之需了。

我庆幸到了如许年龄却有这样一份美食评论的职业。试想,作为一个好吃佬,对美食的嗜好与安身立命的工作混为一团,不仅能够免费去餐馆吃香喝辣,而且大部分情状是被人三请四接、有形象有尊言的去吃各个餐馆的招牌菜式,除了满足了口腹享受外,确实还丰富了我对中国饮食文化的了解与体验。这种物质、精神层面的兼得,我或许可以称为是一种幸福感吧?具体怎么个幸福法,我有一比,这感觉就像是老鼠掉进了米缸里一样如鱼得水。

我去各类餐馆试吃各种菜式,肯定会有不同的试吃体验。一般而言,花了代价请我去试吃的餐馆老板或厨师大佬,非常愿意听到我们对试吃菜肴的评价,所以我到餐馆试菜的主要工作,一是用嘴巴吃菜,二是用嘴巴“说菜”。

但我觉得,仅用嘴巴在很小范围内传播我的试吃体验是不够的,如果把自己试吃体验仅局限于一个有限的小范围内,那只不过吃的是“草”,挤出的还是“草”,我更愿意把我在各个餐馆试吃的体验变成随笔文体的文字,然后利用网络新媒体和传统媒体平台在更大的范围传播,我以为这样的试吃才更具价值,才算是吃进去的是“草”,挤出来的是“牛奶”了。

于是花了一两年时间,陆陆续续地写了70多篇饮食随笔,先后刊发在《第一生活》、《湖北食文化》、《W周刊》、《湖北旅游》、《长江商报》和我们的自媒体“色香味商情微信公众平台”上,然后,才有了这本《餐桌上的记忆》的问世。

因为已然成为了餐饮行业的从业人员,成为了一个职业好吃佬,现在去各家餐馆试菜时,与以前没有跨进餐饮门槛做业余好吃佬时的眼光就有了不同,每每在餐桌上考量一款菜肴的优劣好坏时,我不仅会考察菜品的“色香味形器意养”的元素,还会兼顾到菜式食材、烹饪方法,菜品与消费者匹配关系等不同层面的内容,一言以蔽之,我现在会用餐饮专业人员的眼光,试图去解读一款菜品为什么好吃和为什么不好吃的原因。

但凡我去评菜,使用了两套标准:一是按照传统菜谱的公众标准评述,另一个是按我自己个人的喜好评述。公众标准在这里无需讨论其合理性,餐饮行业的烹饪实践和顾客的饮食习惯已经形成了传统,所以传统菜式往往只要遵从传统菜谱的烹饪要求,符合工艺制作流程,烹饪出来的菜式就算是出品工整了。但说菜式好吃或不好吃,往往是很个性化的东西,所谓“食无定味,适口者珍”,任何一款菜式的味道不可能满足每个人的口味需求,所谓俗话说的“一人难调百人味”,就是这个道理。

至于我个人的口味,当然会有我个体的特性。我选取的菜肴或吃食当成文章表达的对象,一定会有我自己的选择原则:要么是这款菜式或吃食的食材有特点,要么是这款菜式或吃食的烹饪方法有特点,要么是这款菜式或吃食的装盘有特点,要么是这款菜式或吃食极其具有地方特点……总之,一定是这款菜品或吃食的哪一点打动了我的结果。

前面已经说过,众口难调,我说好吃的菜品或吃食,换上别人也许会认为难吃或不好吃,这很正常。我写的饮食随笔,应该是有我个人态度的饮食随笔,是建立在我个人的味觉体验之上的。无需回避的是,由于本人视野的局限使然,在书中表述的观点、判断可能不准确、不全面,不客观,但这没有办法,对于食物味道的体验,世间永远存在有千差万别。

如果读者很满意吃到我在书中推荐的菜馔或吃食,那是餐馆一干人努力的结果;如果读者按照我在书中的推荐,吃到不好吃或难吃的菜馔式或吃食,那也没法,只好请读者诸君予本人以包涵原谅了。

 

                                                                                            曾庆伟

                                                                                              201566

 

  评论这张
 
阅读(4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