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留有余地

 
 
 

日志

 
 

第338篇 溜圆“苕粉坨”  

2014-04-24 11:00:50|  分类: 三楚谈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溜圆“苕粉坨”

第338篇   溜圆“苕粉坨” - 曾庆伟 - 留有余地

                       苕粉坨

    因为要考察通山特有的食材黑山猪,在浓绿深染,莺飞草长的阳春四月,同几位餐饮业界的朋友往通山那厢边走了一趟。

到了通山,少不了要吃通山的特色菜肴,按通山人的待客之道,招待来访的朋友,少不了会把通山的独特食物端上餐桌,在为数不多的具有通山地域特色的食物中,断然不会少了一款菜肴——“苕粉坨”。

    人说靠山吃山,靠海吃海,这话极有道理。中华文化几千年生生不已的历史,起码可以说明一个道理:人与自然必须是和谐相处的关系。反过来,如果你硬是要与天斗,与地斗,与自然界拧着干,你会在大自然面前输得很惨。在这方面,人类教训多多,远的不说,就说被称为浩劫的文革期间的所作所为,我们吃的亏也是车载斗量。

通山的地理条件,是八分山一分水一分田。从农业尤其是种植业角度讲,通山的地理条件有些差强人意,这样的自然条件,种植附加值高的经济作物可能性不大,在山地种植适应性极强的大众作物红薯,倒是个顺其自然的不错选择。

一个地方,有什么样的种养殖出产,当地居民的餐桌上,就会出现什么样的菜式。所以,红薯当仁不让地成为通山百姓最为常见的吃食。吃苕的时间多了,吃苕的历史久了,通山人就把以苕为原料的吃食,变出了各式的花样。这就叫到什么山上唱什么歌。

“苕粉坨”就是通山人变着法儿吃红薯的范例。

“苕粉坨”也叫“苕粉圆子”,还有叫“苕粉粑粑”的,是通山人生存智慧的结晶。

我手头上没有足资证明的文本材料,说明“苕粉坨”起源于何时何地,具体诞生于何人之手,只是听闻当地朋友传说,“苕粉坨”在通山至少已有百年的历史。

“苕粉坨”与武汉人熟知的元宵或者汤圆从形式到制作方法完全相同,都是由外皮和馅料两大部分组成,所不同的是,汤圆或元宵,外皮由糯米磨粉吊浆制成,馅料依各地的饮食习惯任意添加,总体上汤圆或元宵,其馅是甜的。而“苕粉坨”的外皮,则是由苕粉制成,里面的馅料,也可依照各人的口味任意添加,总体上“苕粉坨”的馅是咸的。

“苕粉坨”在通山很受欢迎,究其原因,我的推测,不仅是其在味道上能与通山人的饮食习性相匹配,而且,还体现了通山当地的地域文化。

通山处于多山地丘陵的鄂南,自古受儒家文化浸染,耕读传家被当地许多百姓奉为治家格言,即至现在,已经进入了移动互联网时代了,我们却能在通山境内,随处见到农民用现代建筑材料修建的可以与城里相媲美的各种楼房,楣门以不同字体刻着“进士及第”的字样。由此可以窥见通山人对传统儒家文化钟情的程度了。

儒家文化讲究内敛,行事低调,财不露白。通山算不上是个富庶之地,尽管在清末时产生过王名璠这样的旺族,总体来讲,这厢边不是富豪云集而斗富的所在,不流行因斗富而露富的浮夸行事风格。

于是深受儒家文化影响的通山人,讲究的是“把肉蒙在饭里吃”。而“苕粉坨”就是“把肉蒙在了饭里边”的具体表现。

中国人有“天上九头鸟,地上湖北佬”之说,形容湖北人脑袋好使,处事圆融。湖北人普遍喜欢圆子形式的菜式,几乎肉、鱼、豆制品、菜蔬等等,都能做成圆子。如此这般的饮食习俗,恐怕与湖北人处事讲圆融的习性大有关系。通山人把“苕粉坨”的外表,做成橘子个大小的玻璃体,溜圆溜圆,正是湖北人喜欢处事圆融的体现。

在通山,能干的家庭煮夫主妇没有不会做“苕粉坨”的。不会做“苕粉坨”的家庭主妇,时常招人晒笑。能把“苕粉坨”做好的姑娘媳妇,绝对生有一双巧手。

做“苕粉坨”很费工夫。做菜之前,先得把当地产的黑山猪瘦肉或五花肉,香菇、干子等食材一齐剁碎,撒上盐、胡椒、鸡精等调味品,拌匀成馅待用。然后再烧开水在瓷盆里调苕粉,和包饺子和面的程序一样,要将调适的苕粉用力揉,致使苕粉越来越有韧劲。

像搓汤圆一样,把苕粉皮捏成一只小圆罐形状,将调好的馅子放进去,收拢苕粉圆罐的口子,把已成坨的苕丸子团得圆圆溜溜,不露收口的丝毫痕迹。

烧一锅滚水,将乒乓球般圆溜的白苕粉丸子放进滚水,苕粉丸子渐成深色,慢慢浮上水面,此时可用捞子将苕粉丸子捞起。将锅烧热,放少许猪油,将煮熟的苕粉丸子放进油锅里,加少许盐,也无需再添加别的佐料,即可起锅装盘,撒上葱花,一款通山特有的菜式便可上桌待客了。

表面油光水滑的“苕粉坨”,极像我们小时的玩物——玻璃珠子,只不过是放大了的玻璃珠子罢了。吃时先得将单筷捅进“苕粉坨”,这时还不能性急地张大口去咬苕粉丸子,它的外面不烫,可里边还热乎着呢,一不留神,当心烫嘴。苕粉皮很有弹性,皮薄,味道微甜。吃“苕粉坨”的核心是要品味五色汇集的馅,闻着土猪肉拌着香菇的鲜香,那是人的嗅觉享受,吃着“苕粉坨”馅的那个鲜,那个美,通山人喜欢,我们这些不是通山籍的美食享受者,何尝又不喜欢?

美食自有美食的力量。只要真能称得上美食的东西,总是能俘获那一颗寻找美食者的芳心。

  评论这张
 
阅读(4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