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留有余地

 
 
 

日志

 
 

第308篇 蓝球迷:大排档辨—与留有余地商榷  

2013-09-07 11:56:56|  分类: 本博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排档辨

                                                                        ——与留有余地商榷

                                                                         文/蓝球迷

第308篇  蓝球迷:大排档辨—与留有余地商榷 - 曾庆伟 - 留有余地

 

 博主按     蓝球迷是我的博友,几年来,一直坚持不断地关注本人的博文,写了数万字的博评文字,他的这种读博态度,让我非常感动,且赢得了我由衷的尊重。

《排档摊上的美味风情》是我应楚天通台之邀,为《好吃佬虾之城》一书所作的序文(责任编辑陈阳)。现刊发于本博的《大排档辨——与留有余地商榷》,是针对《排档摊上的美味风情》一文的批评文章。刊发蓝球迷的这篇批评文章,除了能让我的博客读者听到除我以外的另一种声音外,还有表达本人对博友蓝球迷的感谢之意。

 

   《排档摊上的美味风情》是留有余地为某美食丛书写的序文。文中所引清代叶调元的《汉口竹枝词》,能证明武汉市民夜生活与吃夜宵的史历悠久。夜生活与吃夜宵并不完全等同吃大排档,那时有没有大排档存在,不好说。也许叶调元在其它几首诗中另有交待,仅凭这两首看不出有大排档的存在。

    所谓大排档,是聚集成堆的小吃摊,一溜排开。这是改革开放之后兴起词汇,在上世纪七九版的《现代汉语词典》中没收录该条词。我如此讲,并不意味词典里没有现实中就不存在。事实上“大排档”构成的基本元素,“小吃摊”(亦或为排档)恐怕自商品出现就伴随而生,只不过“排档”前冠之以“大”,就赋于了小吃摊经营形式的特别内涵。就好比过去的手工作坊,突然间跨跃到规模化、集约化的现代企业一样。这也许就是该词汇固有的“气场”,也是我强调它是新兴词汇的原因。

   《排档摊上的美味风情》把武汉人吃大排档的习惯追溯到清道光年间,恐怕是由于叶调元《汉口竹枝词》中“直到深夜方罢饮”这一句得出的结论。其中的“饮”显然被作者解读为“饮酒”。《夜读偶记·<汉口竹枝词>里的市井生活》的作者徐鲁认为“饮”是饮茶。我赞同徐鲁的观点,以为该处解读为饮茶是符合实际情况的。

    尽管1861年汉口成为条约口岸城市,对西方人开放;但是整个社会总体上仍是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为主,无论从人口数量,还是城市规模以及生产力的水平都不可能与现代同日而语,“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仍是当时占主导地位的生活形态。虽然20世纪初汉口有“东方芝加哥”的美誉,那只是指汉口当时贸易全国排名第二,貌似芝加哥在美国的排名,并不是经济实力与芝加哥有相似之处,总体上整个社会还是处于半封建半殖民地落后经济状态。

再说,那时汉水上无桥,过渡也不可能是现在公司经营的大船,要过河,估计是个体扁舟摆渡。汉水水流湍急,扁舟摆渡是有很大风险的。那时的市民显然享受不到现今这么便利的交通。如果该处作为“饮酒”解读,那么,究竟是怎样的饭局值得他们“直到深夜方罢饮”,甘冒夜渡落水丧命的危险?中国主流的生活意识,一直是褒奖勤劳,贬责懒堕。特别鄙视好吃懒做。当时人的思想还没有开放到今天这样,把“吃”当成一种文化现象。即便有好吃佬,也只是个别现象。那时的思想土壤,长不出成片“饮食文化”的苗。然而,叶调元的这首诗从整体上看“一船明月过河来”,表明夜间摆渡的营生有一定的规模,而且还有相对固定的客源保证。可见,“一船明月”不是个别好吃佬能撑起来的生意。从这个角度看,“饮酒”之说显然缺乏说服力。

   当然,“乘凉”、“饮茶”也不是当时市民甘冒摆渡风险的目的。不要说当时,即便现在只为“乘凉”“喝茶”而摆渡过河,也算得上是行为上的过度消费,是奢侈的举动。从心理学的角度讲,价值对等是一般人行事的基本原则。既然敢于冒风险,就必定有值得冒险的事。哪些事能提起人的兴致肯乐于冒险呢?从经验上看,娱乐活动最能调动人的积极性。过去的人不兴生日派对,也不搞欢乐“帕踢”,那时恐怕也没有电影,更不可能开放到跳交际舞的程度。据我所知,那时大型的群众娱乐活动只是听戏、听曲、听书一类活动。与今天比,只算“小儿科”,却也是当时人们生活中的一抹亮色。露天剧场,其间兼营茶水、瓜子、豆子一类的廉价消遣品,喝着香茶,或看戏、或听曲、或听书。这也许就是“乘凉最好是琴台”的实质内容。曲尽人散,“一船明月过河来” 就显得分外的轻松而又自然,诗人的笔调真有水到渠成,信手拈来的那般随意。露天剧场,喝茶看戏、听书,在武汉仍有遗存。因此“饮茶”之说更契合实情。

    文中引用的另一首,写的是走街串巷的个体小贩,与“大排档”的意识相去甚远。虽有“水饺汤圆猪血担”这样不同种类的吃食排列在一句中,但从整个词强调和突出的叫卖形式,仍冝视为单个的买卖担子。“芝麻馓子叫凄凉”,“深夜还有满街梆”。凄凉的叫卖和夜半木器击打的招买幽响,真实地反映岀当时小生意的艰辛。

 

 

 

 

  评论这张
 
阅读(3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